<ins id="jzfbv"></ins>
<ins id="jzfbv"></ins>
<ins id="jzfbv"></ins>
<ins id="jzfbv"></ins><var id="jzfbv"><span id="jzfbv"></span></var>
<ins id="jzfbv"></ins>
<ins id="jzfbv"></ins><var id="jzfbv"><span id="jzfbv"></span></var>
容器組件

中國景觀照明發展現狀、問題與趨勢

日期:2021-04-10 02:17
瀏覽次數:111
摘要: 導語: 近年來,國內景觀照明飛速發展。在這個國內燈光燃燒出激情,行業有一點膨脹的時間節點上,國內**城市照明管理者,原杭州市亮燈辦副主任、浙江大學城市學院城市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副教授韓明清博士后在中國照明網承辦的2018中國景觀照明產業大會上,以他多年的城市照明管理經驗和多個的城市的照明建設顧問服務經驗和所得,從管理的角度對中國景觀照明的狀況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韓明清 副教授、博士后 國內**城市照明管理者,原杭州市亮燈辦副主任、 浙江大學城市學院城市管理...

導語: 近年來,國內景觀照明飛速發展。在這個國內燈光燃燒出激情,行業有一點膨脹的時間節點上,國內**城市照明管理者,原杭州市亮燈辦副主任、浙江大學城市學院城市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副教授韓明清博士后在中國照明網承辦的2018中國景觀照明產業大會上,以他多年的城市照明管理經驗和多個的城市的照明建設顧問服務經驗和所得,從管理的角度對中國景觀照明的狀況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韓明清 

副教授、博士后

國內**城市照明管理者,原杭州市亮燈辦副主任、

浙江大學城市學院城市管理研究中心主任

 

近年來,國內景觀照明飛速發展。在這個國內燈光燃燒出激情,行業有一點膨脹的時間節點上,國內**城市照明管理者,原杭州市亮燈辦副主任、浙江大學城市學院城市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副教授韓明清博士后在中國照明網承辦的2018中國景觀照明產業大會上,以他多年的城市照明管理經驗和多個的城市的照明建設顧問服務經驗和所得,從管理的角度對中國景觀照明的狀況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中國景觀照明當前的發展狀況

整個中國的景觀照明,現在是什么樣的一個形勢?韓明清從六個方面作出了分析。

2016年杭州G20峰會是中國城市景觀照明的分水嶺,杭州G20峰會之后,從景觀照明的范圍看,中國城市景觀照明從已從原來的“星星點燈”變為“星火燎原”。原來做城市景觀照明的多數是地區中心城市,而當前連小縣城都開始做景觀照明;從投資規???,景觀照明由“***”躍升為“萬萬級”。特別是大城市,夜景照明的投入從幾百萬的一個的工程項目,到整個城市集中打造,當年投入當年見效,小城市集中建設投入也需要過億,而大城市投入必然10倍以上;從夜景照明的形式看,基本由“亮起來”變為“動起來”了。LED大行其道以后,景觀照明已經發展到了大量采用媒體燈光的表達方式,甚至是文旅燈光快速涌現;從建設的模式看,特別是對行業內的照明工程公司而言,主流夜景照明工程項目由燈具安裝變為燈光的集成,照明工程公司的技術含量不斷被提高,顯示出越來越專業度的一面;從燈具產品看,幾乎大多數照明燈具由金鹵燈轉變為LED燈;從設計看,照明設計的成果基本上由效果圖變為有邏輯性的設計圖。

當前的景觀照明狀況產生的原因

這六大轉變是什么樣的原因導致的呢?

首先,城市夜景照明屬于城市美化功能的重要手段。城市夜景照明是整個城市環境提升里面投資*小、速度*快、成效*大的品種,所以對于地方政府來講,要快速改變一下城市形象,改變城市的面貌,夜景照明就是*好的手段。

其次,夜景照明還能夠促進城市夜間經濟發展。城市是消費場所,消費的主要時間段是晚上下班以后。如果城市晚上燈火輝煌,它就能夠促進消費,拉動經濟。再者,燈光不但具有烘托氛圍的作用,而且燈光本身也可以變成一個旅游產品,就是我們現在所說的文旅燈光。

南昌一江兩岸燈光秀

2013年南昌一江兩岸群樓聯動燈光秀,南昌市政府就是按照文旅燈光的思路來打造的,這是國內**個群樓聯動燈光秀項目。時任杭州市亮燈辦副主任的韓明清看了以后,觸動非常大,因為南昌贛江和杭州錢塘江很相似,錢塘江完全可以學習贛江夜景照明方式。到2016年,恰逢G20在杭州召開,裙樓聯動這個中國獨有的夜景照明方式在全世界面前驚艷亮相!有趣的是南昌是三百棟大樓聯動,杭州是三十三棟大樓聯動,但似乎杭州錢江新城的影響力更大,頗有花開在南昌、結果在杭州的味道。

當前景觀照明發展存在的問題

經過這些轉變以后,現在的景觀照明存在一些什么問題呢?

景觀照明的范圍從星星點燈走向星火燎原。但這其中*大問題是該亮的亮了,不該亮的也亮了,該不該亮的都亮了!仿佛要把城市整個要燃燒起來。

以杭州西湖為例。2008年西湖核心景區,經過2002年以來六年的分塊整治,配套建設了夜景照明,到2008年又做了整體的整改完善和提升。

 

圖一

圖一的西湖夜景照明效果,拍攝于2008年。整個夜景照明有光、有影、有取、有舍,畫面非常經典,非常唯美,對比度非常舒適,對建筑、對環境表達的都非常貼切。韓明清認為,做燈光設計、照明設計,做任何一種設計都是要追求美,視覺美,形式美的美學。要追求美學的話,就要懂得取舍,即分得清哪里該亮哪里不該亮。

2004年寶石山

2012年寶石山

2004年寶石山山體亮化,是當時中國**個山體亮燈,也是當年中國*大山體亮燈。許多中央領導都去看過,并給予寶石山山體亮燈高度肯定。2012年,寶山的亮燈做了一些整改、修繕和補充,比如把山下的北山縣梧桐樹亮起來,對比 2004年的視覺效果,明顯感覺亮的“滿”了。

2008年的西湖南線山脈

2016年的西湖南線山脈

2008年的西湖南線山脈,游船后面有雷鋒塔,下面有西子國賓館。到2016年G20峰會的時候,吳山亮起來了,鳳凰山亮起來了,九曜山也亮起來了,亮起來以后跟不亮之前相比較,顯得滿了。但好在光色還是控制在3000K左右,沒有用雜的顏色。

2016年的西湖雷峰塔、夕照山、汪莊

G20峰會之前,杭州市對錢塘江、運河、西湖和城區里的夜景燈光做了修繕和補充。特別是西湖,本來2008年時候是*唯美的時候,一個好的表達應是恰到好處,多了就畫蛇添足,過猶不及了。為了G20,整個西湖的燈光夜景做的有些“滿”。

貴州劍河縣城

一個城市,本身哪里該亮哪里不該亮應該有所取舍,都亮以后可能會失去原來的美。像杭州、青島這樣的旅游城市或是其他特色小鎮可以做景觀照明。但一些小縣城,比如貴州劍河縣,這是一個貧困縣,卻也投入了幾千萬做亮化。貧困縣做大型景觀照明,首先應該思考該不該亮;如果一定要亮,能不能亮得好看一點呢?

**個問題是夜景亮燈形式。過去景觀照明是“亮起來”,因為過去是從沒有到有,或者從少到多?,F在進入可調可控的LED時代,“亮起來”逐漸過渡為“動起來”。但不論是亮起來也好,還是目前的動起來也好,夜景照明*大的痛點不但沒有得到解決,反而更加強化,那就是始終難以實現“美起來”,更沒有“雅起來”。這個問題很棘手,這首先是照明設計師整體專業水平不高所導致,當然不少政府決策管理者的審美能力有限也是個制約因素。

錢江新城夜景效果圖

 

錢江新城夜景實景圖

以杭州的案例來看,錢江新城35棟大樓做的夜景效果圖與實際做出來的實景還是比較接近的。如果這個燈光跟環境的對比度再下降一點,視覺上會更舒適更美。

圖二

圖三

同樣是錢塘江,同樣的媒體立面表達方式。圖二圖三的選點與錢江新城相比較,差距是一目了然。媒體立面一定要因地制宜,有所取舍,該亮的地方要亮,該亮的部位要亮,不該亮不能亮。做光是做影,光影,這是照明設計里面的生命。比如廈門金磚峰會用金色光,跟金磚峰會的“金”建立起文化關聯。所以彩色燈光不是不能用,而是要運用得好,要建立起與環境的關系。

  

廈門金磚五國會晤夜景

再一個從建設模式上來說,工程公司的工作由原來的簡單燈具安裝變成燈光集成。LED時代,一個照明工程公司,再不是簡單的連段線、裝個燈那么簡單,而是要做照明的集成?!半p甲”公司也未必能夠干好所有的照明工程,而沒有照明工程經驗的公司,肯定是做不出好效果的。照明工程對施工企業專業度的要求越來越高。

 

珠江兩側

例如廣州2017年為財富論壇做的珠江兩岸夜景照明提升。本來按照設計師的方案,是要把珠江兩側樹的樹冠打亮,但是燈裝了后,盡管燈的數量不少,但樹冠卻沒能亮起來。

2010年廣州海印大橋

 

2017年的海印大橋

此外,從產品角度來講,也存在問題?,F在LED燈普及了,能耗下降了,但是光學性能好的產品還是不多。特別是“光束角”,能做出光束角準確的燈具廠家仍是鳳毛麟角,“亮是亮,但亮的沒方向”。仍以廣州為例,2010年時的海印大橋,用可變色LED的大功率燈,看上去沒有什么光霧,說明控光性能優越。而2017年換的LED存在明顯的逸散光問題,近距離可以感覺到眩光很重且光斑不均勻。

再看看設計行業,照明設計的成果基本上由效果圖變為有邏輯性的設計圖。這與社會上照明設計行業繼續教育開展的轟轟烈烈是直接關聯的。不過問題是大量的從事照明設計的設計師并不具備設計專業背景,提交的設計圖紙雖然有邏輯性,但只是形式上的邏輯,經不起推敲。非設計專業的照明設計師大量的涌現,也助推了夜景照明星火燎原之勢,當然產生了大量視覺感受并不美觀的夜景照明作品。

對中國景觀照明發展的展望

*后,韓明清談到了景觀照明發展的趨勢。星星點燈到星火燎原,他認為這個趨勢已經成型了。盡管*近中國經濟和美國貿易戰而受到很大影響,但是擴大政府投資還是會持續。

看投資規模,杭州G20帶頭,夜景照明讓全球聚焦。如此一來,其他城市紛紛效仿,隨后又發現,以前花幾百萬做一個項目不容易出效果,索性拿幾個億來做整體提升。萬萬級投資這個趨勢,也是會繼續下去。

亮燈形式,從亮起來向動起來。媒體墻、動態燈光,也是勢不可擋的趨勢。韓明清希望設計師這個趨勢下,能提升設計能力和水平,好好把握亮燈的“度”,別讓燈光變成群魔亂舞、城市變成魔鬼宮殿。

夜景照明建設模式上,未來的模式就是要燈光集成。工程公司光能夠安裝燈具肯定不夠,一定要有設計能力,向上延伸到設計,向左右延伸到集成和控制。

燈具產品方面,韓明清希望照明產品廠家能夠對產品要求高一點。盡管有的產品獲得了CCC認證,但是燈具的光學性能還需要好好提升。

對于照明設計行業,當前的市場秩序還是很亂。國內有照明設計本科專業的院校很少。原北京廣播學院(現在叫中國傳媒大學)和四川美院等極少數高校開辦了這個專業,不過研究生階段很多學校都有這個方向。還有照明設計師培訓,這一種繼續教育,應該受到非常鼓勵,但韓明清教授希望設計師們要在設計的專業基礎知識上多花功夫,不要學了一個形式,照貓畫虎,做出來的設計一塌糊涂。

未來,在景觀照明大好的形式面前,景觀照明行業各個產業板塊的從業者需要以提高專業度為目標方向,不斷努力,讓城市景觀照明能夠實現專業化發展。


日本翁熄系列乱在线视频-国产手机在线αⅴ片无码观看-国产白嫩美女在线观看